8号户外网 首页 体育产业 查看内容

2018博鳌亚洲论坛体育分论坛举办,这些重点你需要知道

2018-4-11 22:03| 发布者: koo| 评论: 0

摘要: 北京时间4月9日晚7点半,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体育之夜》分论坛举行,来自体育传媒、产业、研究和竞技领域的各位嘉宾围绕“体育产业进化论”这一主题展开了交流。与前两次论坛相比,此次聚焦点更多的转移到冰雪运动 ...

北京时间4月9日晚7点半,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体育之夜》分论坛举行,来自体育传媒、产业、研究和竞技领域的各位嘉宾围绕“体育产业进化论”这一主题展开了交流。与前两次论坛相比,此次聚焦点更多的转移到冰雪运动上,同时在体育运营战略、版权开发上有较多的讨论。


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张斌主持论坛,分为上下两个半场。上半场参与讨论的嘉宾有腾讯公司副总裁陈菊红,苏宁体育传媒事业部常务副总裁曾钢,阿里体育创始人、CEO张大钟,胡润百富创始人胡润,央视体育频道总监方钢,中国短道速滑国家队主教练、中国滑冰协会主席李琰,中国男子短道速滑队运动员、奥运冠军武大靖。下半场参与讨论的嘉宾除了李琰和武大靖,还有复星旅游文化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钱建农,深圳天荣投资董事局主席李浩杰,大庆国宇集团董事长琚存国,中视体育娱乐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郑梦晖,北京大学体育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文义,中国男子台球队运动员、斯诺克球手丁俊晖。

以下为现场讨论摘要


2022冬奥会提上日程,体育改革逐步推进,是否有焦虑感


李琰:现在体育产业有很多新趋势,我自己并没有感觉到焦虑,现在学习都来不及,还没到自己要创新的时候,所以焦虑感并不强。前两天总局开了个挺重要的会,布局2022北京冬奥会,听完之后心跳在加速。这个目标是很明确的,作为东道主一定要取得特别好的成绩,压力传导到我这里。北京2022冬奥会我们都很期待,在自己家门口参赛肯定压力巨大,来自各方面的期待很多,但是我们既然已经选择作为参赛者,我觉得就不要再想那么多了,做你自己的事情,然后在赛场上表现出来了,就是为国增光。我们102个小项要全面参赛本身就是有难度的,而且项目间发展不太均衡化,速度滑冰那就要是冲金夺银。我觉得这是时代的召唤,也是历史的契机,也责无旁贷。


体育产业从2015年来的三年间深入到了哪些新层次,腾讯体育的运行逻辑


陈菊红:我记得三年前来的时候,我们主要是做媒体,换个立场去办赛事,现在连续办赛事,然后我们也开始了体育经纪业务。你要说我们从三年前就想到了这些,我觉得也没有想到那么快去把这几个都布局了。但是我们从三年前或者更早去分析体育产业的时候,我们就认为这几大块的构成是不可或缺的。在这个过程里头跟整个体育产业上下游的合作态度也是不可或缺的。所以我们办赛事,其实是跟我们合作伙伴联合办,和我们制播团队有非常深的合作。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会发现体育的价值,它的可延伸性、它的可开发性真正地走上了一个我们期待的一个局面。所以相比起之前几年听上去那么大,现在的这种做法感觉更加充实,很有希望。


我们以中国大众体育用户体验作为基本点,然后去看切入什么样的行业和领域。比如说篮球,我们用户里头覆盖篮球用户的4.3个亿,直播里就有1.3亿,是非常忠实的。后面是什么方向?忠实的用户,有七成是玩过篮球的。所以我们就在想从看、欣赏到参与,它这个中间有大量的事情是可以做的,从这个逻辑来出发。这个领域,有没有非常优秀的IP,这个IP有没有用户价值,有没有商业价值,有没有战略价值,那如果这几个都有,再看对它们再开发的能力有多大?由此出发,比如说足球里头,我们就会看到英超无疑是足球里面非常优秀的联盟和运作。在冰球里头我们就会看到NHL,那在网球里头我们也会看到温网法网,前几天我们刚和MLB合作,我们也是希望跟每个领域的优秀的联盟和IP合作,通过他们对这个领域的整个赛事运营、行业运营和用户运营来看,它在中国的发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我们对照所有每一个联盟每个IP开发的时候,商业价值、战略价值、用户价值,有时候不是匹配的,但是我们要希望它在共同开发双赢的情况下,在未来是匹配的,不然的话也是没有太大价值。


体育在阿里集团中的地位,中国有没有有价值的体育标的,试过最大的错是什么


张大钟:大家听说过,阿里体育曾经也是阿里大文娱10个组成部分之一,后来很短的时间发现,体育跟大文娱不一样,体育就是体育,跟文娱好像还不完全一致,所以很短的时间我们就进来就出去。从组织架构来说,这是个很大的变化,为什么是有这样的变化?大家对这个产业的认知是不一样的,大家认为这是个大文化产业,但是可能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体育是一个单独的,而且是一个蓬勃发展的一个新兴的产业,可能需要更多的来助力、来聚合、来发展,打好基础。所以从我们自身的角度,阿里体育的定位始终是做中国体育经济的基础平台,这个跟其他所有的公司的定位都不大一样。所以我们也不是单做媒体,也不是单做电商,也不是单做经纪。但是有一点我们认为通过三年左右的试错,在试错的过程当中,我们认为体育是需要积累,需要打好基础,是不能快速的,快是一个方法论,但是整体的应该小心的去探索,这是我们的一个体会。在这里面阿里更多的要扮演一个对全体育产业赋能的角色,打好基础以后干什么,不是自己什么都干,是要赋能给所有体育产业的参与者,这是我们的一个主要目标。同时也能够更多的为全民健身的所有的参与者提供服务。


首先中国体育产业发展初期阶段,这个标的确实没有像饿了么那么大,但是我相信未来大的标的会出现。我的建议是说,在未来的中国投资而不是去买国外的。体育产业应该是靠中国的产业发展来提升和培养,阿里也会关注中国自身培养的一些标的。比如说我们刚刚收购的乐动力,它有5500万的用户,未来它也是一个很好的社区平台,一个计步的健身工具。但是这样标的物其实在整个中国还不是特别大,数量不是特别多。从运动降为活动,我认为这是一个反映出全民健身的根本属性。保持有规律的运动也是很难的,但是活动活动人人都愿意,所以全民健身只能搞活动,不能搞运动。运动有规律的这种活动对人体是一种挑战,所以一旦把这个降下来以后,参与的人群就要换了。然后它带有娱乐和文化属性,电商是什么?如果纯粹是买东西要花钱出去,人的心是很疼的,但是阿里就把它创造成一个狂欢节,买东西变得很快乐。其实运动的本质应该是快乐,但是竞技其实不快乐,那快乐的事情其实是可以结合的。就把全民健身定义为活动,快乐的因素就会越来越多,而消费变成一种快乐,汇成一种玩法,快乐的属性就会越来越强。


大的错误谈不上,小错不断。做媒体出身,见多识广,哪个是坑,哪个是可能的机会,这点还是比较了解,所以大的坑没有去参与,所以我一直说着阿里体育要去抢疯口,这个“疯”是疯狂的“疯”。所以在大规模版权投资上,阿里是比较保守的,这跟我的个性是有关系的,当然这个也可以说是经验。但是在其他的领域在积累,全民健身、校园体育在做,把互联网的经济和实体的基础设施连接和赋能方面,我们在这三年是做了很多工作,这些工作现在你看不到。但是未来哪一天你突然会看到说在支付宝上、在淘宝、在天猫上,有很多的体育服务出现,而且这种服务是大家所必需的,是离不开的。那这个就是阿里体育要做的。


苏宁体育大手笔的资金投入逻辑,版权开发的方式


曾钢:可能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诉求,2016年的11月份,我们拿到英超,正好整个市场发生一次变化之后,我们在足球这个领域投入更多一些。更重要的一点,刚才也提到了,在泛娱乐领域里面,这个竞争的力度是非常高的。在体育这个垂直品类里面来讲的话,竞争格局当时还没有形成。所以从集团公司的角度来讲,我们会考虑在新的朝阳产业里面能够传递出整个集团的声音。苏宁是一个做零售服务起家的这样一个公司,我们接触用户的时候,除了我们实际的商品服务,我们更希望伴随着体育这种健康向上激情,然后产生新的品牌力量,我觉得这是从整体的集团角度来考虑。第二个从本身这个产业角度来讲的话,原来版权是很分散的,没有办法形成一个相对正向的商业模式。直到版权相对集中、相对的规整之后,我们在去年推出了体育会员,这个体育会员并不能完全地把版权成本cover住,但是它代表一个新的趋势,是大家对于体育的认同。我非常赞同这个陈总和大钟老师的一个观点,就是体育这个事情它还真是急不来的。核心要打磨的其实是先把版权内容能够突出出来,给这些用户能够看到一个有品质的比赛,那再往下可能是从头部版权往下去走,我们连接到大学生比赛,连接到高中比赛,连接到小朋友,这样形成一个自上而下的一个影响和辐射,我觉得这可能对于整体用户规模扩充会有比较好的一个帮助。 


从苏宁的角度来看的话,我们认为现在我们拥有的版权最重要的一个就是中超,因为中超它就是在身边,在用户的身边。我们要以用户为中心来去设计我们的服务。英超你可以欣赏到最高水平的最高对抗的别人家的比赛,那中超、中甲现在都在我们平台都有播出,其实我们希望让让中国的球迷慢慢的有球队的归属感,有球迷的文化的、有球队的文化,真正形成一个良性的像英超一样,爷爷带着爸爸看,爸爸带着孩子看,我觉得这种场面出现的时候,整个中国足球是一个非常顺理成章的事情。从我们角度来讲,今年我们也尝试性的去推中超的会员,我不希望让大家觉得中超是一个没有价值的联赛。那推这个会员的时候我会拿易购,我们零售集团的资源,包括我们合作上的资源来补贴给用户。


第二个,国外的联赛我们也有很多,尤其像英超玩了一百多年,它的商业化在最近的二三十年以来做得非常的好,那从我们角度来讲,我们跟他们可能是更多的向版权方,向他的赛事的主办方,向各个俱乐部去学习一些新的能够为我们国内的俱乐部、为我们国内的球迷所用的东西。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国外很多的俱乐部有大量商品和即兴创作的闪购,上次我跟拜仁俱乐部的人聊,我说为什么你会这么快?穆勒踢了200场,马上俱乐部官方就会释放,他说我们的球队里面会有专门的人做技术统计之后会抽离出来这个信息点,提前做好,当他出现的时候他随时都可以做。那从我们角度来讲,我们也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一个idea,然后呢我们也愿意分享给所有的中超俱乐部,你们应该记得为你踢球的球员,你应该让球员对俱乐部有归属感,你应该让你的球迷对他有归属感,你通过一个有仪式感的动作,可以实际可见的一个物件,让他越来越忠实于你。


还有一块就是在线下。因为苏宁其实是一个从线下起家的28年的一个企业,我们在线下有大量的物业广场,那我们在最新的一个动作是在去年圣诞节以后,在南京做了一个4000平米的一个模型店。在新街口,就是一个体育综合店。坦率讲我们整个集团里面在推动的是智慧零售,那体育和零售结合确实是一个很需要智慧的事,所以我们先找了一块场地,我们也邀请了所有的俱乐部来跟我们一起逐步的去打磨体育的IP和用户之间连接的点,你是不是应该设计一个球场的包间,然后从这个地方看上去可以吃的东西,是不是也会有一些仪式感,我不知道,但是我们欢迎我们所有的合作伙伴,我们一起去创造这样一个场景,因为只有这种场景被不断复制的时候,所有的这些球迷能够感受到,他也愿意投身到某一个运动,投身到某一个行动,我觉得这可能也是我们可能会做一点。


央视体育频道的独特价值,体育的国家定位


方钢我觉得目前来看中央电视台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它的公益性,它舍得付出。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可以有更多的公益心态,去跟他觉得应该去推动的项目合作。无论这个项目是广众还是小众,现在的IP价值是高还是低,都会有一个平常的心态,觉得需要助推这个运动的发展。现在从这两年来,我们越来越聚焦微观化,这个微观化怎么体现?一是比如说是中超也好,CBA也好,我们可能已经从这个中超和CBA这五个字之下,要更聚焦一些有特色的俱乐部。这个俱乐部或者这个运动员,可能更能代表这项运动的一个气质,我们再最终去剥离这项运动应该给广大观众所具有代表性的一些东西。这也是一个用户的思维,我们要迎合这种受众的心理。所以从中央电视台的角度来说,微观化的塑造、积极的塑造是我们的传播的一个方向。


之前两届政府报告里边提法是“广泛开展全民健身运动”,十九大报告里面是“广泛开展全民健身活动”,从高层或者智囊团的角度来讲,一字之差确实能够把聚焦到一项具体行为的事变成一个召唤社会力量的一个动能。因为“运动”跟“活动”对社会的影响力是完全不一样。去年开始把全民健康上升为国家战略,跟美好生活联系到一起。这对于媒体、对于市民来说都是重大利好。我们赶上一个非常好的时代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任何一个媒体的发展和产业的发展,你想逃脱开信国计民生国情世情是不可能的,只有融入到其中,借力而为,顺势而为,才是我们能够发展速度最快。第二点就是最近一段时间,从我们这个媒体来说,时刻关注着以人民为中心,从企业这边就是以用户为中心。其实以人为中心和原来为人民服务,又更进一步,为人民服务,有点面对面的意思,我为你服务,以人民为中心的是我们要围绕着他全力以赴立体的为它做贡献。所以我们从媒体角度来说,现在确实是一个大好的时代机会。在这个时代机会下,我们再考虑怎么能够用更先进的手段去传播。 


冰雪产业现阶段发展如何,需要什么样的发展策略


李琰:冰雪产业需要更多企业家的关爱。我要向姚明学习,但是现在我想说你把一个品牌打出来之后,是要告诉各位商家这个项目是有吸引力的,是有发展的,是能够创造价值的。那比如说三亿人上冰雪,现在全国有多少孩子会轮滑,又有多少个省份能够参与冬季冰上比赛,现在已经成倍成倍的增长。这个就是这半年的趋势。我们设计的青少年赛事,也叫天才培养计划,孩子参与的话,那参与的人不只是他父母,还有爷爷奶奶啊,带动那个地区,体育局的领导要重视,北京2022年有冬奥会,2020年有冬运会,现在改成全运会了。只有变成一个有价值的目标,我认为冬季项目是有可挖掘的潜质的。我觉得做体育你要没有情怀,你怎么去培养?你怎么等待他成长?所以说首先是你要知道他这个目标导向之后,你要有步骤地去培养它。奥运会足球几块金牌,冬奥102个项目,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占了22块,争金夺银值不值得大家帮忙?我觉得目前冰雪产业钱是不缺的,原来我们小的时候那么艰苦,不也都发展上去,不是钱的问题,是看到不平衡发展的问题。


曾钢:我是从用户的角度,我是冰雪的用户付费用户,因为我的孩子打冰球,今年是第五个年头。在这个里面我能够感受到就是冰雪运动它是在逐步成长,当他第一年打球的时候,全北京注册的小球员不到1000个人,现在北京的小朋友注册数大概是3800。这就是数字的一个增长,但是我也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在其他的城市,也必须看到,南京原来最好的商场里面有一块冰,因为低坪效取消了。我们在徐州的苏宁生活广场里面也有一块冰场,是集团极力把它保留下来,说我们需要保留一块,让徐州周边的一些人能够有地方滑冰,有小朋友在冰上在奔跑。从我们自身来讲,我们也有一个计划,这个计划可能过一段时间我们会联合一个机构,真正去推出一个服务,去让更多南方的小朋友有机会滑冰,我觉得这个只能是一步一步往前走的。


张大钟:近年冰雪的消费增长,当然这个起点很低,跟其他的运动跑鞋比还是有很大的距离,但是它增长的倍数是运动项目当中名列前茅。第二个特征,单价高,所以它也是一个消费很高的,这个给我们一个启发是什么?就是国家还是要继续投入,因为这里面场馆的基础设施缺乏。阿里体育有一句目标是说让运动简单,所以呢应该跟总局更多的呼吁要造更多的场地。那这样的话就是公共设施越多,更多的年轻的孩子就参与越多,消费就越大,消费和产业的规模大,愿意来支持冰雪运动的厂家就会越多,所以我觉得是这样一环一环,缺了哪一环都不行。


关于冰雪运动“冷与热”,各家平台提供了一些关于平昌冬奥会的数据,央视体育:武大靖参与的短道速滑男子500米决赛每分钟2200万人在看,短道速滑男子5000米接力每分钟2000万人观看。腾讯体育:在平昌冬奥会含有武大靖话题的数量超过3亿,整个里约奥运会的互动量才5个亿。


中国力量和中国资本对斯诺克运动的改变


琚存国:斯诺克受众比较大,但是相对来不会有人认可。通过广播电视台、体育总局、协会,我们共同努力,越来越多的企业和越来越多的资本关注到这个项目。从15年的比赛到18年中国所有赛区4站到5站排名赛的奖金基本上在全球除了世锦赛,排在第二。发展非常快,越来越多大的企业在关注。


复兴在布局体育产业、文化旅游产业的考虑


钱建农实际上我们考虑体育产业的时候,可能更多的考虑是群众体育和整个体育基础的发展。所以复兴确实投了一些体育产业,但更多的我觉得是跨界的一些消费产业。比如我今天参加这个论坛也是跨界,我们实际上是旅游文化集团,但我仔细看一下我们下属的企业每一个都与体育产业有关。如果我能把这个公司名称继续延长的话,会把它写成复兴文化旅游体育集团。复星在整个旅游文化产业里,休闲度假里面,在全球投资收购了几个非常著名的品牌和企业,比如说地中海俱乐部。


在滑雪上,我们和中国滑雪运动队也有合作,我们有滑雪运动员代言人,投资了英国的企业。中国在体育产业发展过程中,如何跟旅游结合,如何让群众体育能够发展,我觉得跟旅游文化能够结合起来,它的前景非常广阔。


出于什么样的决策和考虑投资F1摩托艇,这几年的收获如何


李浩杰:今年算是十三年,非常能理解他们小众的问题。但是我们当时在看这个小众,可能跟现在我们在看还是有一点区别。因为它是作为一个科技浓缩在一起的赛事运动,就是造船业的先进科技和技术浓缩在一起的比赛,它是代表背后强大的产业,虽然说这个运动是一个最高端的最小众的,但是跟赛车一样,它的后面有大量的若干的跟车有关的各种级别的运营,与各种汽车的产业,各种汽车的科技。在全世界在国际摩联的,也是国际奥委会36个单项之一,一年有世界锦标赛180个,各种级别很多。我们以前是一个落后国家,人们从事的活动和能力都是还在地上,还没有真正走向海洋。我们现在开始刚刚开始走到了边界,从陆地走向海洋的边界。大量的水上运动生活休闲方式,海洋整个地球的海洋面积70%,空间是巨大。中国摩托艇的联赛已经举办了好几届,总局在整个体育产业规划里面要在中国建立2000个水上运动基地,我们看到了未来非常广阔的一个前景。


作为主办方代表,对体育产业变化和进化的认知


郑梦晖要踏踏实实做体育服务产业,大的体育产业都是瞎扯。单纯从体育项目运动来说,有两个特点,一个是观赏性项目,一个是参与性项目,这两个特点决定了参与人的多少。要为看比赛的人服务,为参与比赛的人服务,把这一点做大。参与的人越多,这个项目越有前景,服务业才能产生收益。


从学者的角度如何认识体育产业


何文义体育产业发展当中最核心的有闲有钱。经过经济发展大家都有钱了,包括中国中产阶级已经四个亿,四个亿的中产阶级他们需要有了钱之后他要有闲,有闲暇时间的话,体育就是一个消费升级的必然。传统的文化产业消费是人均GDP达到4000美金的时候,文化产业大发展,当人均GDP达到8000美金的时候,中国已经去年已经超过8000美金了,这个时候人不能满足于静态的消费,就看电影这种静态效果,需要互动的体验的消费。我们一个人一年看比如52场电影,每周看一场电影,一年的消费顶多4000块钱,但是你要去城里划一次雪,次5000块钱打不住,这就是消费升级,需求在升级、收入在增长、闲暇时间增多,消费已经往上转了。


第二个大家提到的美好生活,什么是美好生活?美好生活实际上是一个场景,提供更多的多元化的体育产品和服务,满足大家消费。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是必须要提供更多的发展各种各样的体育运动,不是一两项,要满足所有的消费,那么从消费来讲就要培养消费者,所以要从青少年入手培养。再一个就是造星,其实我们讲体育产业,文化产业包括旅游产业,我个人研究发现最终是情感产业。因为有钱有闲人的消费已经不仅仅满足于物质消费,是要需要情感消费。


冰雪运动在国家体育总局当时制定十年规划的时候,我是参与制定的,当时在讨论3亿人上冰雪的时候很激烈,很多人说观看也算。后来我提出来两种方向去扩展,第一我们要抛弃传统的冰雪运动的概念,我们现在讲的传统的冰雪概念只是一个奥运冰雪,但是能不能把大众给加进去,有3亿人上冰雪,如果说仅奥运项目那些冰雪运动的话,可能300万人都没有。第二个就是把把奥运冰雪扩展到大众冰雪上面去,因为奥运冰雪是个亚文化,我们必须让小孩子从俗文化入手,先去接触喜欢,然后是提升一部分到亚文化去。第二个就是说从单季运动项目变成四季运动项目,利用现代高科技仿冰仿雪,包括轮滑现在改造也很成功。


有一个就是必须要打造世界事件营销,不断地要创造赛事来把明星放到赛事里进行传播,才能保证明星的价值,也能推动赛事的价值。就活动经济来说,只有活动经济发生了才能拉动关联消费,因为体育产业和文化产业一个本质的特征就是主体产业是用于锁定客户的、用关联产业去挣钱,所以你办赛不不挣钱赔钱没关系,但是我掌握了关联产业,周边产业都在我手上,我用这个用于锁定客户,用关联的包括旅游、吃住行游购娱这个商业模式去弥补主体产业不足。

收藏 邀请

关于8号户外网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网站动态 - 帮助 - 手机版

业务经营: 000000号 - 公安局网监中心备案号: 11010502000000号 - 陕ICP备12010358号

@CopyRight 2002-2015 EBAHAO.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8号户外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