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号户外网 首页 户外知识 人物 查看内容

一双跑鞋跑出一个王国:Nike创始人奈特传奇

2016-11-14 17:24| 发布者: koo| 评论: 0|来自: 界面

摘要: 2005年7月,NBA明星詹姆斯(LeBronJames)明知故问:Nike诞生于哪一年?得到意料中的答案后,他掏出一只1972年的劳力士手表送给了奈特。奈特接过表一看,那上面刻着:“谢谢你对我赌一把。”1、不是天生的酷,而是天生 ...
2005年7月,NBA明星詹姆斯(LeBronJames)明知故问:Nike诞生于哪一年?得到意料中的答案后,他掏出一只1972年的劳力士手表送给了奈特。

奈特接过表一看,那上面刻着:

“谢谢你对我赌一把。”

1、不是天生的酷,而是天生的乖

在2016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78岁菲尔?奈特(PhilKnight)以244亿美元身价位居全球第24位。总是戴墨镜炫酷示人的他,还被称为财富500强里最古怪的领导人,但他也有过菜鸟的懵懂与青涩岁月,甚至连菜鸟都算不上。

那是1962年,手握斯坦福MBA学位回家待业的曾一度陷入深深的迷茫:想要出人头地,但却了无方向,甚至连什么算是成功也不知道。

没抽过一根烟,没碰过一次毒品,没打破一条规定,更别说犯法,甚至没交过女友。他说自己是1960年代全美唯一一个循规蹈矩、未曾叛逆的人,但这并没有什么用。站上前进社会的门槛上,除了是个听话的乖孩子,他“说不上来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未来可能变成什么样的人。”

甚至,他还不如读大学时目标清晰。

那时,他一心一意想要成为一名顶尖运动员,尝试过棒球和长跑,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在努力。不幸的是,棒球读到高中就被校队淘汰了,长跑曾参加过家乡俄勒冈州的州级田径赛而且4年3次获奖,但要跑上世界舞台却是想都不敢想。

老爹看到了他的迷茫,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给他一张支票,让他到外面闯闯。兜兜转转的旅途中,他去过日本,做过销售员,售卖大百科全书和证券基金,但因总是心有千言万语临了了却还是话说不漂亮,最终业绩惨淡,黯然再回乡。

重新睡在儿时的床上,奈特开始听到内心的声音:“希望人生有意义、有目的……最重要的是,与众不同,而且不想输。”并反复追问:有没有可能不当运动员也能经历和运动员一样的感受?有没有可能热爱某项工作到甚至把它视为竞赛?

反复的追问中,他想起自己在斯坦福的毕业论文。老师给他们一个题目:请设想你要创办一家公司,然后描绘出创立它的逻辑和目标。

热爱跑步,并对鞋子有所研究的奈特提出的构想是——利用日本廉价劳动力生产高质量运动鞋,打败在美国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德国运动鞋。

为什么我不亲自实践这个跟赛跑如此紧密的构想呢?几个彻夜难眠之后,仿佛拨云见日的奈特从内心认定:“这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情。”

一个赛道loser的曲线追梦传奇由此开始。

2、不是卖鞋,而是相信跑步

除了斯坦福的论文,奈特还想到一个人,或许可以跟他一起追求这个梦想——他在俄勒冈大学的田径运动教练——比尔?鲍尔曼。

在俄勒冈大学时,奈特就和鲍尔曼一起自行设计和改良过运动鞋。鲍尔曼还说过一句令奈特印象深刻的话——“懦夫从不启程,弱者死在路上,只剩我们前行,一步都不能停。”这也让他觉得鲍尔曼是个敢于尝试新挑战的人,是个再次开跑的好伙伴。

1964年,奈特和鲍尔曼各出资500美元成立了一家名为蓝带的小公司,设计跑鞋,给日本企业生产,然后在美国经销。

但身为报社老板的父亲,却对一个斯坦福MBA去卖鞋相当看不起,也不看好。他希望奈特让自己更体面一些,要求他去会计师事务所工作。

奈特不想违背父命,也不愿放弃梦想,加倍辛苦自己。平日,一边在普华永道做会计师,一边到周边校园或街边摆摊设点,节假日则开车走远外销。

第一年,蓝带卖出了8000美元,这个小数字给了奈特大信心。每当想到自己的鞋子被跑者喜欢,他就觉得是自己在换一种方式实现运动员的梦想。

“不是在卖鞋子,而是我相信跑步。”源自生命深处的认同与相信,还让曾经开不了口搞销售的他,变成一个推销鞋子时信心爆棚,张口就来的人。因为相信跑步,父亲眼中的卖鞋,成了他眼中的最值得努力,也最体现自我价值和意义的事。

为了有更多时间经营蓝带,他还辞去太粘人的普华永道,进入波特兰州立大学做起相对轻松的教授,但父亲却认为,教书也不是值得尊重的事,在波特兰州立大学教书更不值得尊重,再次给他的人生添堵,要他回到会计师行。

忍了很久的奈特干脆什么都不干了,专注卖鞋——“相信跑步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全神贯注地在“没有终点线(Thereisnofinishline,耐克初期口号)”的征程开跑,直到跑出世界第一大体育用品公司,以及全球最具辩识度的卓越品牌。

3、不是他厉害,而是他相信人

奈特的成就伟大,但他从不以英雄自居,包括对自己的团队,他也是不高看一眼。但他坚信:如果每个人都被点燃,就可以发出璀璨的光。

母校斯坦福邀请他发表毕业演讲,他强调的是:每个人都不够好,但一起努力就能成事。“两个九分的人齐力合作,远胜过两个十分的人各自为己。”

在耐克公司,连Nike这个如今响亮世界的名字,都不是奈特,也不是鲍尔曼取的。

1971年决定给公司重新命名全新亮相时,是公司的第一个员工强森,神叨叨地说自己在梦中梦到一个名字——Nike,而这又恰好是希腊神话中拥有惊人速度,象征竞技体育胜利的女神尼姬(Nike)的名字,所以奈特一听就感觉好极了。

如果以传统眼光看,奈特的创始团队会让人绝望。

耐克早期的四大金刚中,不但没有一个是鞋业或商业出生,而且都是相当有缺憾的人。

其中包括:只能坐轮椅的瘫痪男子伍德尔、从事基层社工的强森、还有两个体重超过150公斤的:酒鬼海斯、被形容为北美野人的史崔瑟。再加上当时瘦得像竹竿的奈特,这群人凑一起,不是体育运动的象征,而是体育运动的反义词。

“人要的不是钱,而是用生命成就某些价值观。”将自己标榜为田径赛道loser的奈特,和这些在不同领域堪称loser一起,将别人眼中的卖鞋当成生命的意义,去宁可死也要磕到底地执着追求,也组成一个被他们自称为杂碎但却坚不可摧的团队。

奈特将Nike早期的高层会议称为“杂碎会议(buttfacesmeeting)”,每半年一次,专门解决重大问题并决策未来。会议中的奈特,除了维持畅所欲言的氛围,就是倾听和激发大家的想象与表达,而大家什么话都可以讲,包括脏话。

“我们都是失败者,都能接受不完美和失败。”这是耐克高层的共识。他们奉行没有任何人是不可以被否定的作风,这不但没有让他们丢掉自己和智慧,相反却在平等与自由中激发出充分的意见表达、创新创意,并最终凝聚成强大的共识。

因为能看清自己的不足,所以可以更虚心地倾听别人;因为知道自己不足,所以要做好准备迎接失败;因为能容忍失败所以敢去更多尝试;因为多尝试所以成功机会就多了进而也会更成功……这些当初的共识和习惯也成为耐克至今的文化。

在这种文化的滋养下,以生命成就信念的“杂碎”们纷纷崛起,成为别人眼中的大神。

做过社工的强森不擅言辞和面对面沟通,但他通过文字建立沟通,维护客户关系,靠坚持不懈地书信往来,成了耐克攻城略地的最大功臣。

伍德尔只能在轮椅上工作,他就把轮椅上能做的事情做到极致,除了会计和法务,他在集团所有领域工作过,甚至替代奈特领导过全局。

两个体重超过150公斤的,海斯帮助耐克建立了自动化会计系统,为快速扩张打下基础;而从没做过营销的耐克营销主管史崔瑟,却押对乔丹,为耐克超越Adidas赌对关键一把。

若不是这种尽情发挥与犯错的文化,则可能不但没有耐克的今天,甚至还没有耐克这个名字。当初奈特自己取出的名字是“六度空间”,而强森正是以“杂碎会议”的开诚布公,嘲笑了“六度空间”是个什么鬼,并说出自己梦中的“Nike”。

在这之前,贡献还不大的强森还曾斗胆第一个向奈特开口要加薪,一度令奈特不悦。但奈特一码是一码,坚信这件事强森是对的,欣然接受建议,还花35美元从亚特兰大设计系一个学生那里买来著名的“钩子”设计,这学生后来也得到一大把股份。

1978年加入耐克担任顾问的教练瑞佛林说,体坛有两种领导风格,一种是前锋领导,一种是后勤领导。前者让人畏惧,后者贴近人心。他以自己几十年的亲身经历给出结论:奈特是贴近人心的后勤领导,并称这是他成就耐克的关键。

4、先赌一把,再学经验

先赌一把,再学经验——这是奈特接受《哈佛商业评论》采访时总结的耐克哲学。

耐克鼓励冒险和创新,允许在不充分条件下率先尝试,并强调在尝试中快速学习和改善,确保创新的成功并控制失败的风险。

既敢赌,也能学,这是奈特创业初期就有的精神。

耐克成立前,眼红蓝带卓越业绩的日本生产伙伴,曾找到奈特提出苛刻的合作条件:购买蓝带51%的股份,在5个董事席中占两席,否则就断货。

面临灭顶之灾的特耐果断赌了一把大的:拒绝日本公司的要求,建立新的合作伙伴。也正是经由此一挑战,他深刻认识到供应链的重要,并吸取经验、前瞻问题,持续学习和改善,不断把自己在斯坦福就已构想的虚拟化生产战略做实做精。

到今天,耐克依然没有一家工厂,牢牢盘踞在微笑曲线最具价值的两端(研发设计与行销),他们的这一模式,也对全球产业起到了变革影响。

推出气垫鞋是耐克超越阿迪达斯的关键一战,反转制胜的起点,正是奈特赌了阿迪达斯不敢赌的一个狂人,以及他的疯狂计划。

1977年3月某天一大早,一个名叫法兰克?鲁迪的怪癖太空学家拽兮兮地来到奈特面前,神秘兮兮地说自己有秘密武器要向奈特展示:

“奈特先生,我们想出办法把空气灌进跑鞋鞋里了哦。”然后递给奈特一个笨拙的充气鞋垫样品。

奈特回忆,虽然自己在鞋业听过许多不靠谱的事,但此刻,他觉得那些跟眼前的比都不过是小意思,因而也表现出了自己的不屑:“里面是气泡吗?为什么?”他问。鲁迪则答:“是压缩气囊,为了强化防震,为了强化支撑,为了走一辈子。”

“你是在说笑吗?”奈特带着轻蔑地问。但即便被如此质疑,鲁迪依然“锲而不舍,处变不惊,全神贯注。”然后,他耸耸肩还给奈特一个更轻蔑:好吧。我算是明白了。见你之前,我已经见过阿迪达斯,看来你们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其时,耐克年的年营收已突破1.4亿美元,阿迪达斯则为两亿美元多一点。整个公司都在憋着一股劲,想要加速超过去。听到阿迪达斯不敢做,奈特立马整个人都变得精神——“天灵灵地灵灵,我要听到的就是这个咒语。”

耐克成立16年来的最大赌注随即开始了。

但很遗憾,第一把,耐克赌输了。他们把气垫科技用在新跑鞋“顺风”里,指望靠它追上阿迪达斯。结果,却因设计出了问题并把涂料搞错,最终卖出多少就召回多少,原计划超越对手的杀手锏,没伤到对手却先给自己来上一刀。

那也是耐克极其灰暗的一段岁月。

“用来提振士气的东西最终却重创了大伙的信心。海斯开着推土机狂兜圈子、伍德尔每天在办公室待得更久,我则是茫的坐困在棒球手套和锁椅之间。”但即便压力山大,耐特也不放弃,而是继续学习再上场:“重新来过,是件光荣的事。”

这一重新来过,耐克一来就是好多年。

1980年代中期,他们将改款改良的气垫再次塞进跑鞋,在鞋底打上“Ari”标志,并下重注请来乔丹代言,一个月就卖出了40万双,不但终于超越阿迪达斯扬眉吐气,也以突破式的大创新开启了全球运动鞋乃至运动服装走向科技的潮流。

时间跨度到2016年,耐克发布了一款带有自动系鞋带功能的新品——HyperAdapt1.0。这双鞋自带感应芯片,穿上后两侧会自动收紧并配有调节按钮。

耐克称,为了这双鞋,公司整整花了10年的时间。一双鞋赌10年,恐怕也只有奈特这样“相信跑步”的“鞋痴”,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包括广告行销上,奈特也是敢赌善学的标杆,甚至这也是他最显著的特征。1973年,耐克邀请长跑健将蒂夫?普里方丹为其运动鞋代言,第一个用明星塑造名牌。此后,他们请乔丹,推出“JustFuckIt”,以极具个性和创意的手法,极其大胆的想象和前瞻,让耐克成为体育精神和美国文化的象征。

这也是耐克持续引领潮流的关键之一。

《华盛顿邮报》甚至高度评价,是耐克和奈特开创了创意营销时代,而更多人则称赞:没有人比耐克和奈特更会做品牌与行销。

2005年7月,耐克代言人,NBA明星勒布朗?詹姆斯(LeBronJames)特别要求与奈特会面。会见中,他明知故问:Nike诞生于哪一年?得到意料中的答案1972后,他送给奈特一只1972年的劳力士手表。奈特接过表一看,那上面刻着:

“谢谢你对我赌一把。”

先赌一把,成功了,总结经验,再接再厉;失败了,吸取教训,再来一把。靠着不怕失败但不接受失败的精神,奈特成就了传奇,也留下一句话:

“要治好筋疲力尽,也许就是要更拼才对。”

当然,奈特也有看错的时候。当年,有人建议他签约后来的篮球巨星魔术强森,但他的回答是:“没有位置的球员,在NBA永远闯不出名堂”。

5、去成为你要成为的那个人

2016年6月30日,奈特把耐克董事局主席一职交给了现任CEO马克?帕克,也把在耐克的大部分投票股权授予了次子的信托基金,正式告别自己一手开创的王朝。此前一天发布的财报显示:截至5月31日的2016财年,耐克实现营收324亿美元,同比增长6%,继续稳坐全球最大体育用品公司宝座。

在此之前,特奈已多次淡出或隐退,但都因不满继任者的表现,炒掉了接班人重掌权柄。

1983年,他将公司交给伍德尔管理,跑到中国游山玩水,但几个月后就受不了伍德尔的保守,回到公司重整旗鼓并劝退了伍德尔等元老。

1997年,奈特任命汤姆?克拉克接任CEO,但换来的却是又一轮业绩下滑,于是他又再次回锅并炒掉克拉克,让公司重回增长轨道。

2004年,奈特在慈善机构工作的长子,时年不过34岁的马修在一次潜水中去世,这给了他沉重的打击,也让他深刻感受到人生的莫测。

为了公司的未来,他再次退休:邀请曾任美国庄臣CEO的威廉?佩雷斯接任自己,但不到两年,他就因为看不惯佩雷斯试图以制度化让耐克循规蹈矩,炒掉佩雷斯再次亲自上阵,直到今年再交班。

几次交班不成,也让奈特深感无奈,甚至颇感讽刺意味。他一直想将耐克缔造成一家谁都重要,又谁都离得开的公司。但现实却一再告诉他,耐克没他不行。因此,即便这次他已算得上是全退,但他是否还会归来?依然是个问题。

被世界仰望的奈特,至今是位害羞的企业家。前几年,他在剧场与比尔盖茨和巴菲特相遇。他回忆,自己上去跟两位说了句“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之后就手足无措了。回头还自己问自己:“我在名人面前还是会害羞吗,这有可能吗?”

他说,自己总是戴着墨镜,也不是要耍酷,而是要多隐藏一点害羞。他在左脚脚踝弄了个两、三厘米长的耐克标志纹身。有人问,为什么剌这么小?他的回答是:“因为我怕痛。”因为基本拒绝采访,在其自传出版前,外界对他也是知之甚少。

这样一个人,为何能成就这样的传奇事业?

奈特的回答,不是什么经营哲学,而是因为找到了自己的志业——“不是在卖鞋子,而是我相信跑步。”60多年走下来,他的初心未改。

志业不够,也是他对那些被他换掉的接班人很大的不满,“一切的一切绝非只是生意,永远都不是。假如有朝一日真的变成纯粹是生意,那就代表这门生意非常糟糕。”他坚信,只有用生命意义去定义的事业,才能让生命绽放出最的光彩。

他承认,努力不懈至关重要,好的团队不可或缺,头脑和决心无比珍贵,运气甚至更重要,但要这些发出最精彩的光你都得:找到自己的志业。

他说,跟着志业走,疲惫会比较容易熬过去,绊脚石会成为燃料,高墙则会像是你压根就感觉不到。而运气,则是你越努力不懈,它就会越强。

他以自己一生的“奔跑”建议年轻人:不要随便找个工作或行业,甚至是职业,而要找到自己的志业,去成为你想成为得那个人——

人们每天被苦差搞得又累又不平,怀抱伟大的梦想也许是脱离苦海的唯一出路——这梦想得有实践的价值、有趣好玩、和自己的能力与兴趣相符。

“有了梦想后,和运动员一样──心无旁骛、全力以赴、从容应战。不管喜欢与否、同意与否,人生就是比赛。”奈特在自传中呐喊:

去找到你的志业!

Justdoit!
收藏 邀请

关于8号户外网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网站动态 - 帮助 - 手机版

业务经营: 000000号 - 公安局网监中心备案号: 11010502000000号 - 陕ICP备12010358号

@CopyRight 2002-2015 EBAHAO.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8号户外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